美国高粱船返航,大豆库存创2900万吨新高后,美国农民更大损失出现

过去一些月份中,美国高粱船掉头返航,大豆、猪肉、奶酪、红酒等农产品订单被取消的情况屡见不鲜。由此,也使得美国农业经济陷入了持续低迷状态。

BWC中文网观察团通过查询美国农业部和美联储及多方数据分析,目前已知的,在2018年到2019年5月,约928个美国农场宣告破产。特别是在美国中西部,过去一年破产农场数量创下金融危机后最高纪录。无独有偶,事情又有了进展,最新迹象表明,美国农民更大更多损失出现了。

目前,在美国,许多农民现在陷入了融资的困境,这与此前美国农业贷款蒸蒸日上的景象大相径庭。路透社当地时间7月11日报道,华尔街的大多数银行正在退出或大幅减少美国农业贷款业务,据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报告的农业贷款持有量( FDIC)分析,全美前30家银行的农业贷款组合在2015年12月和2019年3月的峰值之间下降了39亿美元,降至183亿美元,降幅为17.5%。

美国所有农业信贷银行的农业贷款增长率从2015年12月的6.4%放缓至2019年3月的3.9%。例如,Capital One Financial Corp(COF)在FDIC承保单位的农业贷款减少了33%。美国银行减少了25%。对于PNC金融服务,截至3月底,非流动利率接近6%。它将农场贷款组合削减至2.784亿美元,低于2015年底的3.173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最大银行之一的摩根大通(小摩)的FDIC保险单位在2015年底至今年3月之间减少了2.45亿美元,即22%的农业贷款。要知道,当年率先开展美国农业贷款业务的正是小摩。

自2000年以来,因为粮食和农田的价格飙升,小摩将其贷款业务在美国中西部农村地区找到了新的机会,向拥有大量收入和抵押品的美国农民提供贷款。数据显示,小摩的农业贷款组合在2008年至2015年期间增长了76%,达到11亿美元。

由于有利可图,自此,也开启了华尔街银行纷纷涌入美国农业的时期。我们注意到,这也成为继华尔街银行将目标锁定在美国楼市之后,美元资本寻找到的新利润增长点。而通过上述迹象,可以看出,美国的银行业正在离农业渐行渐远。

对此,美联储理事Michelle.Bowman曾表示,美国农业收入大幅下降是20世纪80年代美国农业危机的一个“令人不安的回声”,当时农作物和土地价格下跌,债务上升导致大规模贷款违约和取消抵押品赎回权。这意味着,许多经济学家纷纷将此时美国农业的困境与当年的美国农业大萧条相提并论。

这就解释了,华尔街越来越多的银行不再愿意对美国农民进行贷款了,南达科他州银行家协会会长Curt Everson表示,美国农业人口和农场数量正在减少。而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高级商业经济学家David Oppedahl表示,银行界越来越意识到有多少农民在苦苦挣扎,他们不想成为拥有不良贷款的银行。

是的,美国银行业对农业贷款的支持程度,再次证明,美国农民正在陷入的空前困境。华尔街的银行由于评估许多农场主无力偿债,因此选择保守的信贷方案。因为一旦美国农场的破产潮加剧,最终借钱给美国农民的多家银行也将陷入困境。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美国大量农产品的积压,无法找到大客户,美国农民的破产潮或将持续。以大豆为例,美国农业部上月已将将2018-2019美国大豆期末库存提高至前所未有的10.7亿蒲式耳(约合2900万吨)。

去年收割季之后,许多美国大豆由于谷仓无力囤积空前数量的大豆,出现大豆爆仓的景象,许多农民面临大豆滞留地里的尴尬。一些美国农民冒险囤积大豆,希望找到更多新的买家。但日本经济新闻曾报道称,美国农民寻找新买家的计划或正落空,因为全世界其他的大豆买家太过于分散,并不集中。

专栏作家Karen Braun更是直言不讳称,美国大豆受伤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农民低估了全球最大客户和大买家开拓新供应商的能力。今天看来,不仅美国农民低估了大客户能力,美国经济或还高估了自己开发客户,及美国农产品被全球买家认可的能力。

接下去,如果美国大豆等越来越多的农产品滞销,美国农民将面临着流动性的困境,这将直接导致资不抵债。值得注意的是,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美国农业总债务今年可能会达到4270亿美元,高于十年前通胀调整后的3170亿美元,接近20世纪80年代美国农业危机时的水平。

但雪上加霜的是,分析师预计,2019年美国农业收入或将仅为694亿美元,这一数值将比2013年的高点暴跌45%(近50%)。这也是美国农民破产潮或将加剧的另一大成因。亦如美国儿歌《老麦克唐纳破产了》唱道,老麦克唐纳有个农场…然而,最近情况却变了,老麦克唐纳破产了。(完)

BWC中文网原创作品,本文不得以任何形式摘编、转载或转化视频、音频等,违者必究。

a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