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成就伟人——1963、1967年戴高乐连续两次拒绝英国加入欧共体

谋求欧洲的统一有着相当悠久的历史,有的人企图使用强大的武力促成,但最终失败了。而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摧残,虚弱不堪和支离破碎的欧洲却找到了一条由经济联合入手解决欧洲统一问题的新途径。随着欧洲煤钢联营、欧洲原子能共同体和经济共同体的先后成立,一个统一强大的欧洲似乎即将出现。然而在此关键时刻,法国总统戴高乐却在1963年、1967年连续两次否决了英国加入欧共体的申请,将英国挡在了欧洲统一的大门之外,这是为什么呢?这主要是因为戴高乐有以下三点顾虑:

戴高乐

1)英国“光荣孤立”的传统可能会影响欧洲一体化建设

“光荣孤立”政策是指英国意欲维持欧洲大陆列强之间势均力敌的局面,使之互相制衡。1896年,英国首相索尔兹伯里在一次宴会致辞上提出:“英国不应该加入特定的同盟或集团,而应该保持行动自由,以操纵欧洲大陆均势”,这标志着英国“光荣孤立”政策的全面出炉。

表面上看,“光荣孤立”下的英国以英吉利海峡为天堑,冷眼旁观于欧陆霸权棋局之外。如果欧洲大陆的混战势均力敌,英国则泰然处之;但如果一个霸主出现,英国就会仗剑远征,力图恢复旧有秩序。但实际上,英国奉行“光荣孤立”是其不愿意看到一个统一的欧洲出现。只有在欧陆维持均势局面的情况下,英国才可凭借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和海权优势不断向外扩张,以便在更大范围内建立属于自己的霸权。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摧残,英国虽然已放弃“光荣孤立”,但该政策的核心内容却被继承下来了,所以当欧洲大陆在二战后出现联合趋势时,英国表现出了深深的忌惮和警觉。为此英国一方面倡导建立一个更大的自由贸易区,以减弱欧共体的影响;另一方面则拉拢瑞典、丹麦等国成立七国自贸区,以达到抗衡欧共体的目的。

所以在英国因自身经济发展需要而选择加入欧共体的时候,戴高乐始终认为英国加入欧共体虽然短期内助长了欧洲统一力量,但长期来看却是一个隐患。也就是说,提振经济的“现实主义”使英国主动与欧共体联姻,但维持欧陆均势的“传统主义”又使英国成为了欧共体内部一个极不稳定的存在。

2)对英美特殊关系的担忧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失去巨额财富和显赫地位的英国制定了依附美国的政策。因为在英国当权者看来,在未来的国际舞台上,能与苏联抗衡的只有美国,而不是一个已经衰弱的欧洲。所以与美国建立特殊关系后,英国一是可以实现谋求西欧第一把交椅的设想;二是可以确保国际体系符合自身利益,使经济上最重要的国家和地区均处于西方的有效监控之下。

英美特殊关系主要表现在两国在核领域、军事领域、宣传领域的合作以及彼此对某些行动的公开支持。所以戴高乐担心,在英美特殊关系之下,居于从属地位的英国将是美国的“特洛伊木马”,即美国将通过英国控制欧共体,所以戴高乐给英国列出了其加入欧共体的条件,那就是与美国彻底划清界限。但这是英国难以接受的,所以英国接连两次被欧共体拒之门外。

3)担心法国的主体地位被削弱

戴高乐在开创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以后,为响应民族复兴的呼声和维护法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大国地位,开始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而该政策的立足点是使欧洲成为欧洲人的欧洲,即实现欧洲联合。在戴高乐欧洲联合的构想中,有两个最重要的基本点,一是以法国为中心,二是法德结成紧密的联盟。对此,戴高乐曾有过明确表述:法国复兴要先于欧洲复兴,只有当一个不受牵制的、完全独立自主的法国处于领导欧洲的地位时,欧洲才能实现真正的联合。但当英国加入欧共体以后,法国一家独大的地位将受到挑战,所以戴高乐设置种种前提条件,一再否则了英国的申请。可以说只要戴高乐住还在爱丽舍宫,英国就绝对不可能加入欧共体。戴高乐曾经说道:“英国有朝一日会加入欧共体的大家庭,但毫无疑问,那时我将不在任了。”

而当戴高乐在1969年辞职后,英国加入欧共体的道路果真变得平坦了。继任戴高乐出任法国总统的蓬皮杜认为继续把英国关在欧洲统一的大门之外是不明智的,所以在英国放弃英美特殊关系和改变免税进口农产品的政策后,终于在1973年1月正式加入了欧洲共同体。

但英国加入欧共体后的表现却验证了戴高乐的某些担忧,比如在加入欧共体后的第三年就举行脱欧公投、拒绝使用欧洲统一货币欧元以及拒绝建立财政稳定联盟等,而在2016年,英国更是以公民投票的方式选择退出欧盟。英国既想通过欧共体借力发展经济,又想以法德制衡者的身份来换取美国的青睐和展现大国地位。可以说,漫长的历史积淀和战略文化传统,将使英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扮演欧洲联合的搅局者角色,如何整合一个撕裂的欧洲仍然任重而道远。

a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