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西克特会战:对拜占庭帝国的致命一击,就此丧失了最佳兵源地

曼西克特会战是公元1071年7月4日,塞尔柱突厥人和拜占庭帝国在小亚细亚东部亚美尼亚地区进行的一场激战。

一、塞尔柱突厥人的崛起

塞尔柱突厥人是突厥人的一个分支,原居住在中亚北部地区的大草原上。公元1000年左右,在酋长塞尔柱率领下,迁移到锡尔河下游,以及咸海和里海之间的草原上。后来,他们继续向南迁徒,在呼罗珊北部,与伽色尼突厥人发生冲突。

1037年,伽色尼突厥人派兵征讨,结果反被塞尔柱人打败,丧失了整个呼罗珊等地区。塞尔柱的孙子吐格利尔拜格在这里建立王国,称塞尔柱王朝。

塞尔柱王朝建立后,他们扩张的奢望越来越大。从1040年开始向伊朗中部扩张。八世纪以后,伊朗一直是在阿拉伯帝国的统治下。随着阿拉伯帝国的衰弱,重新强盛起来的拜占庭又取而代之,趁机向东扩张,取代阿拉伯帝国在伊朗的统治。

二、拜占庭帝国实力削弱,塞尔柱王朝大举入侵

拜占庭帝国长期的侵略扩张,不仅破坏和削弱了被侵略国家的政治、军事力量,而且也使自身的力量受到损失,尤其是在宫廷内部,挥霍无度,权利争夺,皇后掌权,朝政败坏以及一幕幕奇怪的荒唐的戏剧性变化,使拜占庭帝国在精神和物质方面更加削弱,以致丧失抵抗外来侵略的能力。

就在这种情况下,塞尔柱突厥人从东方大举入侵,象潮水一样涌进拜占庭。拜占庭帝国经不住塞尔柱人强大的攻势,村庄被夷为平地,农民四散奔逃,许多城市洗劫一空。

塞尔柱人在他们的首领吐格利尔拜格的率领下,向南蹂躏波斯湾北部的伊拉克一带和米地亚南部的哈马丹;1049年,向西到达已经丧失自卫能力的亚美尼亚地区,削平凡湖以西的阿尔曾,接着向北击败卡尔斯城的亚美尼亚人,后来进入凡湖西北的曼西克特城。

这个城有坚强的城塞工事,周围有许多花园包围,很难接近。塞尔柱人无法突破,就设法运来一个用四百人才能搬动的巨大攻城机。

城里总督大为震惊,立即挂榜悬重赏,征求破坏攻城机的勇士。一个来自法兰西的雇佣兵主动揭榜,要求出征。他装成一个信使,把一封信绑在长矛尖上,衣服里藏着三瓶燃料,便骑马出城,向攻城机冲去。塞尔柱人看到城内出来的这个“信使”,以为是前来投送求降书的,所以未加阻止。可是未曾料到,当“信使”靠近攻城机时,只见他迅速掏出燃料瓶,向攻城机投去,然后立即掉头奔回城。

霎时间攻城机大火熊熊。塞尔柱人的攻城机毁坏了,又没有其他的攻城机械,而城头守卫的“火力”又十分猛烈,吐格利尔拜格只好放弃攻城,退出亚美尼亚。

三、拜占庭帝国受到塞尔柱人和匈牙利人两面攻击

1050年,拜占庭女皇死后,帝国更加没落。宫廷掌握着大权,许多制度废驰,外表的奢华日盛一日,而交通和边防却日渐腐朽。乡村中人口日益减少,以致无法征募兵员,连雇佣兵也没人出雇佣经费,加之皇亲贵族整日挥霍无度,国库一空如洗,更无人过问军队,因而城塞工事荒废,一切装备储藏也就与日减少了。

此时,塞尔柱人又开始向西进攻。1055年攻克巴格达,并迫使哈里发授予吐格利尔拜格“苏丹”(注:意即权威的人。以后其他伊斯兰国家的统治者也沿用这一称号)的称号,在这里建立庞大的塞尔柱突厥帝国。

当拜占庭东方各行省受着塞尔柱人的侵袭时,匈牙利人也从西方蹂躏拜占庭行省。拜占庭帝国受到两面攻击,开始还颇有对抗的勇气,但是西线的攻势咄咄逼人,迫使他们不得不首先派兵对付匈牙利人。这样,就使东方的塞尔柱人顺利地向西挺进。他们沿底格里斯河前进,一举征服摩苏尔。

1063年,吐格利尔拜格去世,他的侄儿阿尔颇·阿尔斯兰继位为苏丹。1065年,塞尔柱人在军事统帅尼佐姆率领下,再次进入亚美尼亚,成功地夺占亚美尼亚的首都阿尼城。接着向南到达耶路撒冷,向西推进到卡帕多西亚。每到一处,烧杀抢劫,农庄和种植物被烧被毁,水井也被填死。塞尔柱人的行为严重威胁着整个小亚细亚的安全,连农人也感到不安。

但是,拜占庭帝国内部一直忙于跑马灯一样的皇权承继,无人过问边防,眼看着帝国的领土被一块块割去。

四、罗马拉斯决定征讨塞尔柱人

1067年,罗马拉斯继位。他是军人出身,而他的故乡卡帕多西亚又被塞尔柱人侵占,所以他即位后就决定征集军队,对付塞尔柱人。

罗马拉斯在叙利亚境内的腓尼基,集中了一支具有“国际”性质的杂牌部队,其中有马其顿、亚美尼亚、保加利亚、法兰西等八九个国家的士兵。1068年,罗马拉斯率领这支部队向塞尔柱人进攻。但是,塞尔柱人采取的是游击战术。他们迅速机动,迅速退却,避开对方的主力,进行周旋,伺机出击。罗马拉斯率兵南转北调,捕风捉影,结果一无所获。1069年1月,被迫回到君士坦丁堡。

不久,罗马拉斯接到报告,叙利亚的凯撒里亚遭到抢掠,要求迅速支援。正在卡帕多西亚的罗马拉斯接到报告,立即前往。可是,当他赶到那里时,塞尔柱人已撤走了。罗马拉斯没有追着,就回渡幼发拉底河,准备向北到凡湖一带。那知途中他们的前卫部队却遭到塞尔柱人的袭击。塞尔柱人袭击拜占庭的前卫部队后,就反转向西。

罗马拉斯受到损失,很不甘心,率兵紧追,在西利西亚地区北部的赫腊克利亚截住了塞尔柱人。可是灵活的塞尔柱人很快又突破重围,撤到叙利亚北部的阿勒颇。

五、罗马拉斯错误的判断

1070年,拜占庭西方又出现战事。诺曼人侵入意大利南部的阿普利亚地区,情况危急。罗马拉斯被迫放弃东方的战事,亲自赶往救援。

罗马拉斯走后,塞尔柱人又活跃起来。他们击败了罗马拉斯留在东方的拜占庭军队,俘获他们的指挥,继而又引兵向北,一举攻占曼西克特城。

正在意大利的罗马拉斯听到曼西克特城的陷落,大为愤怒。1071年初,他渡海来到叙利亚,在那里重新征集一支相当数量的兵力。这些士兵具有一定的作战技能,但是大多数是佣兵,纪律松弛,难以制约。罗马拉斯率领这支军队,迅速向北。他相信苏丹还在亚美尼亚地区,所以决定先收复凡湖西北被塞尔柱人占领的曼西克特和该城南面约50公里的基拉特作为基地,尔后再继续扩张。

为此,他分兵两路,一是以法兰西佣兵为主体,准备攻取基拉特;另一部分由罗马拉斯率领,以攻克曼西克特为目标。

其实,罗马拉斯的估计完全错了。苏丹这时并不在亚美尼亚,而是在叙利亚。苏丹得知罗马拉斯已到达亚美尼亚的消息后,就立即率领身边颇少的一部分部队,取道摩苏尔,迅速到达凡湖以南,库尔德斯坦山脉东侧。在那里又召集了一部分部队和当地民兵。同时由于塞尔柱人不善于守卫城池,所以坚守在曼西克特城的部队就主动退出和苏丹会合。此后,他们以最高速度前进。在凡湖以东约二百公里的小镇,又得到一部分援军。接着,阿尔颇阿尔斯兰苏丹率领约四万人的大军沿凡湖南岸向西,到达基拉特城。

六、拜占庭军队遭到袭击

罗马拉斯已经顺利地占领曼西克特。这时他也在集中兵力。他命令拜占庭全部重装步兵主力立即前往援助,同时派一部分兵力到亚美尼亚北部地区搜集补给。

正在基拉特地的苏丹,通过侦察得知拜占庭重装步兵主力就要来到。他便派一部分兵力向西到达卡帕多西亚境内的马拉提亚,袭击拜占庭军队的主力,以吸引敌人。他自己则率领主力立即向曼西克特。他知道罗马拉斯正从曼西克特向基拉特开进,遂准备迎战罗马拉斯。

正在前进中的罗马拉斯这时完全不知道塞尔柱人的主力部队已经到达亚美尼亚境内。毫无警觉的拜占庭前卫部队在途中突然遇到一支庞大的军队,仓促间未来得及准备,就遭到惨败。

罗马拉斯从逃兵的报告中得知情况,如梦方醒,急忙派兵命令援兵和搜集补给的部队立即赶来。可是由于他们已被塞尔柱人的另一部分兵力牵制,所以当他们接到罗马拉斯的命令后,不但没有赶去支援,反而向相反方向越走越远。

七、无可避免的一战

罗马拉斯这时的兵力只有二三万人左右,和阿尔斯兰苏丹相比,显然处于劣势。苏丹见此便派人向罗马拉斯提出和谈要求。罗马拉斯却坚决拒绝。他坚信,尽管塞尔柱人占有优势,但他们一贯奉行游击战的原则,从来没有勇气和他们进行过一次会战,这次也不例外。他向苏丹的来使说,只有苏丹亲自到他的帐中求降,并同意撤出亚美尼亚,以后不再来犯,那才有考虑和谈的可能,否则,他决不考虑。

苏丹听了这话,勃然大怒。这样,本不想与拜占庭正式会战的塞尔柱人,现在已无可避免一战了。

1071年7月4日,双方引兵出阵,展开队形。罗马拉斯将他的近卫军和首都部队配置在中央,由他本人指挥,左右两翼分别由骑兵担任,另外在整个阵势前面配置了一条骑兵战斗线,在后方还用雇佣兵组成了一个强大的预备队。这是完全按照他们的战术教范的规定部署的。

八、拜占庭军队的经典防御体系

虽然罗马拉斯的兵力比较薄弱,但他充满着胜利的信心。因为他们的中央方阵是按罗马人的龟形阵布置的,重步兵排成十六列纵队,第一列把防护盾连在一起,以后各列则把防护盾顶在头上。在重步兵后面是弓弩手,他们的箭是从前列防盾之间发射出来的。一旦对方的阵势被他们骑兵冲乱,重步兵随即以纵队实施突击。进攻的顺序是,先投掷枪矛,再用剑斧展开肉搏,最后是弓弩手的射击。骑兵和步兵、突击和射击,都有密切的配合,这种战术本身无疑是十分杰出的。但是,这时的军队和查士丁尼时代相比,在军事素质上已经差多了。

由于几十年的宫廷斗争,军队无人过问,加上不正常的财政压缩,使军队装备减弱,士兵士气消沉,纪律松弛,缺乏作战胜利的信心和勇气。

当年,查士丁尼所以能把拜占庭变成一个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军事帝国,除其他原因外,其军事战略战术的优势是主要原因。拜占庭帝国有战略学和战术学等教范,从而使其战争的艺术正规化。当时,他们战略战术从根本上说是以防御为基础的。整个帝国分为许多军区,每个军区都在重要位置上建立坚固的要塞,有良好的道路连接,并有一支高度组织的机动部队作为支援。

后来,虽然拜占庭帝国已经没落,仍能抵挡日耳曼人的侵袭,主要就是靠这种防御体系。入侵者通常很难攻下这些坚固的要塞,因为他们缺乏补给系统,围攻一段时间后,不得不暂时放弃攻城,加强补给。当他们分散搜集抢劫时,拜占庭军队就趁机袭击,歼敌于意料之外。

在总体上讲,拜占庭军队比起对手来总是少数,但由于他们补给充足,而且又有要塞作为基础,所以他们能在某一攻击点上长期坚守,战胜敌人。

另外从拜占庭军队的体制看,也有独到之处。整个军队分战斗兵力和行政兵力。战斗兵力分骑兵、步兵和炮兵三种。骑兵戴钢盔、穿锁子甲,携带圆形防盾,使用的兵器有弓、矛、枪、剑、斧和锤;步兵的编成是,十六个人为一组十个组为一连,三个连为一营,营分轻重两类:重步兵有装甲和防盾,兵器有枪、剑和斧,轻步兵基本上是由弓弩手组成,兵器每人有一张弓,一筒箭共四十支,另有一把战斧;炮兵使用的有轻型、中型和重型三种不同形式的投掷机,发射的东西主要有石块、矢箭和火球;以上是战斗兵力。行政兵力包括:行李纵队、补给纵队、战斗工兵和救护队等。

除此之外,每个营配属一名军医,六至八名担架兵,作战时通常每个组有两辆车和一匹驮马作保证,其中一辆车专装干粮和箭,另一辆车装运斧、锯、刀、槌、锹镐、手磨,以及其他设营工具。当车辆难以使用时,则由驮马运送八至十天的粮食作为急需。

九、苏丹的担心

拜占庭军队组织编制是完善的。但是由于军队内部的腐化,拜占庭军队的战斗力已经大为降低,兵源大部分是从外国雇来的,部队中士兵缺乏对将帅的忠诚和服从,指挥都是公式化的,所有的将领都完全是照着书本行动。实际上,这时拜占庭的陆军就好象是一个臭鸡蛋外面的硬壳。

塞尔柱人的军队成份主要是骑兵弓弩手,使用的兵器除了弓箭以外,还有长矛和剑,这是典型的亚洲轻骑兵战术。他们的战斗部队根本无组织可言,每一群人各有自己的头领,彼此间也时常发生磨擦。他们自由成性,仅仅服从一个最有能力、最勇敢的领袖,一旦失败,马上就有散伙、叛变的危险。他们没有什么严格的战斗队形,作战的目的只是为了抢劫、发财和能够得到更多的游牧地。

因此,如果拜占庭帝国是处于繁盛时期,他们自然不是帝国的对手,事实上,就在这个时刻,阿尔颇·阿尔斯兰苏丹也担心,面对拜占庭军队严密的阵势,进行正规的决战,可能也难获得成功。为了提高他的威望和声誉,激励士兵的士气,防止变乱,他把军队的指挥调度大权交给他的太监、将军塔劳格,命令他:“不胜利就砍头!”他本人则把自己的弓箭丢掉,换上一把剑和一柄锤,把马尾巴编成小辫,穿上一件白袍,涂上香粉,然后对士兵们说:“假如我战败了,这里就是我的坟墓。”

十、拜占庭战败,罗马拉斯被俘虏

战斗开始后,塞尔柱人的骑兵和弓弩手首先拍马向前,在一定的距离上搭弓放箭。拜占庭军队左右两翼骑兵受到射击,还未遭到多大伤亡就叫喊难以抵挡,坚持不住了,有相当数量的人开始逃跑。中央骑兵虽然勉强坚持着发起冲锋,可是猛烈的射击使他们无法接近。许多马匹被射死射伤。

罗马拉斯看到骑兵不能发挥作用,就命令重装步兵出击。重装步兵高举盾牌,阵势严整,冒着箭雨向前。塞尔柱人的骑兵弓弩手面对步步进逼的拜占庭方阵,矢箭毫无效果,被迫放弃射击,迅速撤走。

这时已是黄昏,撤退的塞尔柱人很快消失在茫茫的草原上。拜占庭军队前不靠村,后不着店,人员马匹都找不到饮水。想继续前进到基拉特城,又怕中敌伏击。于是,罗马拉斯决定向后退却。可是,当他们的部队刚调整好开始撤退时,塞尔柱人趁机赶来,突然发起猛烈攻击。罗马拉斯立即命令部队停止后撤,准备反过来迎战敌人。而预备队总指挥不但拒绝服从命令,拒绝抵抗,反而率军退走了。

骑兵预备队撤走后,前面步兵便失去掩护。塞尔柱人的轻骑兵立即绕过敌人的侧翼,集中全力攻击拜占庭军左翼后方的步兵。拜占庭左翼士兵受到打击遂放弃抵抗,各自逃跑。右翼士兵看到友邻纷纷逃遁,也自行退却。塞尔柱轻骑兵顺利发展,接着把攻击力量对向中央阵线暴露的两翼和背后。

中央阵线虽然处于孤立无援的地位,但面对塞尔柱人的围攻,坚持奋勇拼杀直到天黑。罗马拉斯也表现出极大的勇敢精神。战马被敌人砍死,自己也负了伤,仍坚持战斗,直到被敌人俘虏。最后,中央阵线在塞尔柱人左冲右突之下,结果被杀得一个不剩。

十一、罗马拉斯死后,苏丹继续向小亚细亚扩张

第二天,罗马拉斯被送到阿尔颇·阿尔斯兰苏丹的营帐,被迫签订和约,并同意支付重金作为赔款,赔款分五十年偿还。罗马拉斯被释放了,可是,就在罗马拉斯被俘后的几天里,君士坦丁堡发生了政变。撒凯约翰杜卡斯夺取皇权,罗马拉斯立即集中了有限的兵力,企图讨伐,结果反落入敌掌被害致死。

苏丹得知罗马拉斯的死讯后,便又继续向小亚细亚扩张,1072年,阿尔颇·阿尔斯兰病死,他儿子马立克即位。塞尔柱帝国达到极盛时期,帝国的东部不但包括布哈拉、撒马尔罕,而且扩张到锡尔河以东的喀什噶尔,西部占有大马士革、耶路撒冷和小亚细亚,直抵地中海东岸。

塞尔柱人每到一处所遗留下来的只是一片荒凉,树木被砍倒,城镇付之一炬,到处是残断的尸体。塞尔柱人撑着帐幕,带着羊群在这些地区自由来去,正好象当年他们的祖先在沙漠中逐水草而居的情形一样。

曼西克特会战使罗马拉斯的军队遭到惨重损失,对于拜占庭帝国来说,它是致命的一击。拜占庭帝国就此丧失了亚洲军区,从而使其丧失了最佳兵力来源地。此后不得不全部雇佣佣兵,而雇佣兵一方面要花许多钱,更重要的是这些雇佣兵都很难驾驭,结果使拜占庭内部利用这些可以买卖的佣兵发生一连串的叛变和内战,加之外敌四面侵逼,使帝国内外交困,处于极端困难的境地。1081年4月,日耳曼佣兵叛变,攻入并洗劫君士坦丁堡,建立了科穆宁王朝。

a b